加关注:
新浪
  前些天,来自英国的爱乐乐团(Philharmonia Orchestra)刚刚结束了上海和北京两地共四场音乐会的新一轮访华巡演。乐团由客座指挥阿什肯纳齐带队,连同美女钢琴家爱丽丝纱良奥特,为中国观众献上贝多芬《第一钢琴协奏曲》、西贝柳斯《第二交响曲》和柴科夫斯基《罗密欧与朱丽叶幻想序曲》、圣桑《第三交响曲“管风琴”》等两套曲目。这支英伦乐团不止一次两次造访中国了,可是每次来都不是由乐团总监带队,总是找来客座指挥家领衔。无论是曾经的斯拉特金、马泽尔,还是现在的阿什肯纳齐,而作为乐团总监的萨洛宁却一次次缺席,就算是前两年乐团原计划好由他亲自带队的访华巡演,也因为某些原因最终取消而导致他与中国观众再度擦身而过。
  这次爱乐乐团的访华巡演主要是应上海东方艺术中心10周年庆典的邀请而来。当然,如果没了北京的两场音乐会排期,爱乐乐团的这轮访华演出也很难成行。但是既然是出国巡演,那么是不是应该严肃一点呢?可看看这支爱乐乐团,来华的乐团乐师不足60人,包括乐团双簧管、圆号、小号在内的多名乐师因为签证问题都没能随团前来。乐团专门从德国借来华人圆号演奏家韩小明加盟此次的中国北上两地巡演,韩小明从德国直飞上海与乐团汇合。笔者亲临了他们在北京的两场音乐会,很明显地发现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演出现场,乐团成员里出现了数名熟悉的中国演奏家面孔。尽管出于签证问题多少情有可原,不过作为一支亲炙于传奇指挥大师奥托克伦佩勒的老牌英伦“五大”之一的著名交响乐团,爱乐乐团应对问题的处理方式还是令笔者颇为不满。好在临时借调来的中国演奏员,都还算得上是国内比较好的几位,至少在北京场是这样,上海场如何又另当别论了。
  临时凑人也就罢了,更夸张的还有临阵磨枪。据知情人士透露,爱乐乐团是在抵达上海的当天才开始正式曲目的排练,也就是说西贝柳斯《第二交响曲》和圣桑《第三交响曲“管风琴”》都是在演出开始前一天才进行排练。对于一支出国巡演的职业乐团来说,这真是一件十分荒谬的事情,这种不严肃的态度是对高雅艺术的亵渎,也是对中国观众的不尊重。在笔者看来,在如今这个国外乐团都争相来华的国际古典音乐演出市场大背景下,像爱乐乐团这般不靠谱的主,我们完全可以从此拒之于千里之外了。
  再来看看爱乐乐团这次的演出效果,北京的首场音乐会除了第一首肖斯塔科维奇《节日序曲》外,剩下的曲目基本被演奏得全程无亮点。说得好听一点是完成得中规中矩,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演绎得相当平庸。第二场音乐会,也只有独奏家美女本身作为惟一的卖点,但她也仅限于外表美丽动人、笑容甜蜜可爱而已,原本应当活泼、灵动且充满童趣的“贝一”被她演奏得混乱、随意且毫无生机可言。至于下半场的“西二”,虽然有乐迷认为阿什肯纳齐棒下的爱乐乐团给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诠释,颇有其可取之处,但是笔者着实无感。
  也许,半路出家的指挥家阿什肯纳齐在指挥技术上存在先天性缺陷也是导致乐团发挥不佳的原因之一。但作为一个被不少国内外乐迷认定并推举的“英伦第一乐团”,这次爱乐乐团的访华巡演不得不说让笔者大失所望。一支历经克伦佩勒、穆蒂和多纳伊等多位指挥大师调教出来的王牌乐团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面对海外巡演他们一如既往还是抱持这样一种不严肃、不认真的艺术态度和演出水准,笔者相信他们或许很快就会被国际古典音乐演出市场所淘汰,也将在日益激烈的交响乐团良性竞争中败下阵来,这绝对不是耸人听闻。

  □左 驰